第三章(26/45)

「怎麽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彦纶?」梅卡兹觉得奇怪,这小子从大清早就不见人影,不知跑哪里去了。「不知道。」莉薇雅耸耸肩;他的去向和她无关,他最好离她远远的。不过习惯了他的纠缠,今天她还真有些不习惯。「太阳都下山了,他会去哪里?」梅卡兹观察著女儿的表情,她真的不知道吗?莉薇雅仍不为所动。「你看到他没有?」「没有。他最好消失不见,省得我心烦。全天下的男人就属他最无聊最厚脸皮最可恶,最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莉薇雅连声抱怨。「心烦?呵呵!我可从没看过你为什麽事心烦呀!连法尔科迪都不曾让你心烦过,彦纶搅乱了你的心湖吗?」梅卡兹笑了;自从彦纶出现後,莉薇雅显得有人气多了——虽然生气的时候居多。「才没有!我只是不喜欢看到他,他是个无赖。」她矢口否认。「可是他很喜欢你,而且是真心喜欢哦!」彦纶注视她的眼神相当温柔,就像他看著莉薇雅的妈是一样的。「鬼才相信!他和一般男人一样,不是对我的身体有兴趣,就是对你的强大魔法咒语有兴趣。」她断下定语;这种男人,她看过太多。「是吗?」梅卡兹不予置评地笑了,「就算是这样,他表琨得也太「尽心」了吧!」「他只是想讨好我而已。」她倔强地不肯承认他的不同。「讨好你的男人不只他一个吧!可是只有他这麽有恒心、有毅力。」梅卡兹为彦纶说话。「他的脸皮太厚、智商太低,不懂得知难而退。」他是她看过最黏人的男人,每次都挂著恶心兮兮的笑容讨好她,就像是讨人厌的牛皮糖,怎麽甩也甩不掉。「那是因为他喜欢你,想博取你的好感。」「我才不相信。」莉薇雅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有人这麽重视她的,她拒绝相信。「都怪我不好,收了一些差劲的学生,害得你对男人没有半点信任。」梅卡兹自责不已。「事情都过了那麽久,我忘了。」让她及早看清楚男人这种生物也好;只是,为什麽父亲会主动为彦纶说情?她真的忘了吗?可是伤害仍在呀!梅卡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你说,彦纶会去哪儿了?」都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还不见他回来。「难道是水晶洞窟?」她突然想到。「水晶洞窟?!他去那里做什麽?」「我只是吓吓他,不要他再来烦我,他怎麽可能……」莉薇雅把那天随口说说的条件告诉父亲,怎麽也不相信他真的会去。「他会去,只因为你想要。」梅卡兹斩钉截铁地道,他了解那个小子。莉薇雅闻言一怔;只因为她随口说的那些话,他就真的去做?这要是搞不好可是会死在那里的呢!他未免也太笨了吧!太笨了……「出去找找吧!」梅卡兹不放心地说。虽然百般不愿意,莉薇雅还是带著剑出门了。真是的,这小子明知道自己要出去一整天,为啥不把三餐煮好再出门?他都快饿死了。梅卡兹叹了口气,凭彦纶那强大的魔力,守护兽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只希望他的诚意可以感动莉薇雅,才是最重要的。*****莉薇雅走了许久,脑子里都是父亲所说的那句话。她只是要他别再缠著她而已,才会随口说一个他能力范围以外的要求,他居然还当真?!他是真的很笨吗?以前她也曾经用过同样的方法,许多人只要一听到守护兽之事预测推荐,马上就打退堂鼓了。他不是也该和他们一样吗?为什麽他真的会去?真的只因为她想要?她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没礼貌的男人预测推荐,而他变态的幽默感和厚脸皮简直是令人望尘莫及。他的嘻皮笑脸预测推荐,他的不正经,以及他那讨好她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无辜的神情.竟是那样清楚的停留在她的脑中……「走开走开!」她伸手想将它们挥去,她这一生最不需要的就是男人!以前的教训告诉她,男人是卑劣又不择手段的低等生物,有些人达不到目的,就想用强硬的手段逼她就范,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就在背後中伤她;而凌彦纶和他们没什麽两样,只是方法不同,想骗取她的同情而已。问题是,她真的值得他那样做吗?他到底贪图她什麽?或者是父亲的魔法?後者的可能性似乎不高,因为父亲几乎是毫不保留地教他;那麽……是她罗?这更没道理呀!除了长得一张好看一点的脸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哪一点好。莉薇雅仔细想想,发现自己真的满可悲的,全身上下找不到几个可以让人喜欢的特质。她个性冷漠,不爱与人交往,不会说好听话……有时,连她都不喜欢这样无趣的自己,为什麽他会喜欢她?想破了头,她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啊」前方躺著一个身穿红色披风的男人,不正是他吗?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似乎是经历了一场生死战;身上的伤口有的还流著血,有的则已经凝结了血块,泥土、沙子、野草沾了满身,狼狈不堪;但即使如此,他的手掌却紧紧地握著,怎麽也不肯放开。「喂!」她急忙轻摇著他;他伤得不轻呀,莫非他真的去了一趟水晶洞窟?彦纶不甚清楚的意识中好像听到莉薇雅的叫声,他是在作梦吗?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果然就看见她跪在他的身边,表情好像有些担忧……看到她为他担心的模样,他死也甘愿。「莉薇……雅,我拿……拿拿到……了,送……送给你……不要对我……生气了。」产纶终於打开他紧握的手掌,呈现在她眼前的,竟是一颗光彩夺目的水晶。他的掌上清楚地印著水晶的印子,那表示他是如何谨慎地看待它,将它牢牢地握在自己掌里;而这个认知让莉薇雅的心竟疼了起来。「你是白痴吗?你听不出来我只是要你别再烦我吗?谁要你真的去了?那等於是自杀!」这原本只是一个藉口,而他竟然当真了……「不,这是我喜欢的女孩想要的东西,再怎麽艰难我都会达成。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想办法摘给你。」他唇边挂著虚弱的笑容, 吉林十一选五一片深情地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吉林11选5投注技巧你何必白费苦心?」那水晶是那麽地刺眼, 吉林11选5走势图刺痛了她的眼睛。「就是因为你不喜欢我.我才要这麽做。我对你是真心的……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吉林11选5彩票网上回不小心拉进你房间是……意外……」他闭上了眼睛;他实在好累好累,只想休息。「喂!」莉薇雅摇著他,他该不会就……她还想再叫他,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放下心来。他没死,只是睡著了。可是……他知道他的话带给她多麽大的惊愕吗?她是他真心喜欢的女孩……「这个白痴!」她低斥著,心头暖暖的,对於先前的意外也就一并原谅他了。那魔法水晶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射出它独有的光辉……*****「吃饭了。」莉薇雅端了晚餐到彦纶的房间,和之前那个不搭理的女孩判若两人。「谢谢。」他感动的接过来。「不用了,我放在桌上就好了。」见他伤势未愈,她将托盘搁在桌上。哇!他真是太感动了,她居然为他的伤势著想……就算要他这样躺一辈子,他也甘之如饴。「有没有好一点?」她礼貌的问;再怎麽说,他也是为她受伤的。「有是有,可是还是很痛啊:」说著,他又叫了起来。「我请父亲帮你看看吧:」「不用麻烦了,过几天就好了。」痛不痛已无关紧要,有她这样的关心,他才舍不得这麽快就好哩。「对了,你怎麽又把水晶还我了?」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里仍握著水晶!那是要送给她的东西啊。「水晶是你冒著生命危险带回来的,它具有魔法力,你留著好了。」她婉转地拒绝。「这麽说来,你还是不原谅我罗?」彦纶皱著眉、噘著嘴,装得很可怜。「我原谅你了,只是我希望你留著它,它对你的魔法有帮助的。」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她承受不起。「我才不需要什麽帮助!我学魔法只是「方便」,我又没有要成为天下第一无人能敌的魔法师。我倒觉得它配你比较适合。」他将水晶递到她的面前,眼中笑意浓浓。莉薇雅摇摇头,她怕收下了它,自己也会跟著接受他。「唉!我千里迢迢专程带回来给你,结果你却这样对我……你真是伤我的心,我的心……哦……好痛……」彦纶捧著心,好像真的深深被人刺伤了,表情夸大好笑,教莉薇雅不由得噗嗤一笑。这一笑,差点把彦纶的魂给笑掉了;什麽叫作「回眸一笑百媚生」,他总算是见识到了。「你应该常笑的,你笑起来真的好美。」他的眼光深邃而温柔,声音低沉而沙哑,教她险些招架不住,预测推荐只好马上又换回那漠然的表情。「唉!再笑一个嘛!我好不容易才看到你美美的笑容耶。」彦纶嘟起嘴小小的抱怨一下,也不管自己的表情看来有多麽孩子气。莉薇雅不语。「看在我为你受重伤的份上,就多笑一下好不好?」「你少无聊了。」她冷漠的回答,刚才的笑容就像昙花一现。「不笑呀?没关系,那以身相许好不好?」他冲著她邪气地笑。她的回答是一块飞过来的面包。眼明手快的彦纶立刻张开大口,漂亮的做出空中拦截的高难度动作,然後又敏捷地落下,简直就像只「训练有素」的狗。他这「精采」的表演逗笑了莉薇雅,她转身出去,被正要进门的梅卡兹撞个正著,她忙收起笑容走开。「老师,你来看我了。」产纶好心情地和梅卡兹打招呼。「你怎麽办到的?」梅卡兹不可思议地问。他有许久不曾见到莉薇雅真心地微笑,这小子居然做到了。「扮什麽?扮猪吃老虎?」他故意装傻。「你真是越来越会要嘴皮子了。」梅卡兹又是一记暴烈拳。彦纶这次可学乖了,轻盈地一闪就躲掉了。「老师脾气这麽壤不好哦!容易得高血压、心脏病、脑中风的。」彦纶摇著手指头叮咛道。「你这小子,欠打呀!」虽然他不是很懂什麽高血压、心脏病、脑中风的,但听起来绝对不是什麽好事。「没有啦!老师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彦纶连忙奉承道。「这还差不多。」梅卡兹坐了下来。「老师来得正好,帮我包扎一下吧!」彦纶伸出自己受了伤的手脚,请老师帮个忙;反正顺便嘛!梅卡兹挽起袖子,开始包扎。「哎哟!老师,你轻一点嘛!」彦纶大声地喊著。「会叫痛,那表示有知觉,是好现象。」梅卡更「用力」地帮他包扎。「痛痛痛……」「真有那麽痛吗?不会是装的吧!」上一次他把自己用绷带包得密密实实,就是想博取女儿的同情,这一次该不会也是这样吧!「是真的痛……」他痛苦的表情再真实不过了。「真没用,被人家打成这样回来。」据他对彦纶的了解,那个守护兽应该构不成大大的威胁才是。「被人家打?」彦纶一头雾水。「你身上的伤呀!」他该不会被打得神智不清了吧?「我身上的伤?」他再看看自己。「是呀!不是被水晶洞窟那个守护兽打的吗?」「当然不是,我和守护兽根本没有动手。」彦纶摇头否认。「不是被守护兽打的?那你是怎麽受伤,又如何拿到水晶的?」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魔法水晶呀,他是怎麽办到的?!「哦,这个呀!是他送我的。」彦纶笑了。「谁?」这回换梅卡兹听得迷迷糊糊。「守护兽呀!」「守护兽?」「他叫米那克斯。」这是守护兽的名字。「他为什麽要送你?」梅卡兹更好奇了,平常想打魔法水晶主意的人都是走著进去,躺著出来,他到底是怎麽办到的?「呵呵!大概是他看我长得帅吧!」彦纶摆了个自认很帅的姿势,不忘赞美自己一番。梅卡兹又是一记暴烈拳,这口彦伦没能闪过去。「正经一点回答我的问题!」梅卡兹正色道。「老师,你也打轻一点,我这旧伤还没好,你一打我又添新伤了。」他咕哝著。「到底要不要说?」「说说说!」彦纶猛点头,免得等会儿又吃一记重拳。「事情是这样子的……」彦纶开始诉说他取得魔法水晶的经过。昨天一早他就朝南方出发,快接近中午时就到了莉薇雅所说的瀑布,他仔细一找,就找到了一个洞窟。到别人家里当然要有礼貌,所以他走进洞窟後就大叫「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出现了一个头上长角的男人,眼神充满敌意,问他来做什麽,而他基於诚实原则便告诉他自己是为了水晶而来。守护兽当然不愿意,这可是他守护的地方呀!万一被魔王知道他没有好好照顾魔法水晶,他一定会挨骂的。他听了守护兽的话,思索了一会儿;他一向是个和平主义者,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武力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君子不是动口不动手吗?他一直把自己当成君子。於是他告诉守护兽,没有水晶他就没有脸回去,还说他是为了心爱的女孩而来,把对莉薇雅一见锺情之事全都告诉了他。没想到守护兽听了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还拍拍他的肩,心有戚戚焉地说他们是同病相怜,接著语重心长地谈起他的爱情故事;之後守护兽还邀他一起吃饭,他们边吃边聊,谈的都是女人的事,两人彼此交换心得,一直到天快黑了他才回来。回来时,守护兽还送了他一颗水晶以示谢意,说好久没有人这样和他聊天了。「这太离谱了!」梅卡兹瞪大了眼;这麽荒谬的事情,教他怎麽相信?彦纶是在编故事吗?「怎麽会?四海之内皆兄弟嘛—.他说水晶这麽多,送我一颗没关系的。他到是提到有不少人曾想去抢水晶,不过全被他轰出去了。那他为什麽还会受伤?「既然这麽容易就到手了,为什麽你还会伤成这样回来?」梅卡兹只觉得匪夷所思;难不成这伤是他自己弄的?!「说来都怪我自己不小心,我因为太高兴了,一路拿著水晶把玩,结果没看到眼前的路,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水晶就这麽滚下了山谷。我想把水晶捡回来,就跟著滚了下去,被那些石头撞成这样;幸好我聪明,及时施了飘浮术.才保住一条小命。本来想一路飞回来的,可是伤得不轻,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然後我就昏了过去。」全都怪他贪玩,还好水晶被他找了回来;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从他受伤之後,莉薇雅待他的态度可说是大逆转,虽谈不上热情,至少不会再不理他了,他也乐得在床上多躺几天。梅卡兹真的不知道要说他是好运还是坏运,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魔法水晶,却失足跌下山谷?!他真是被他的遭遇打败了。「限你三天之内给我好起来!」「这麽快?」他还想多享受几天受美人照顾的乐趣呢!「如果不好起来,我就告诉莉薇雅真相。」「那可不行。」她好不容易才肯理他,要是被她知道这伤的由来,她八成又不理他了。「那你最好祈祷自己的伤三天就可以痊愈。你的魔法还没学完呢!」梅卡兹说完就出去了,不让他有讨价还价的机会。「真是不通人情!早知道就不要说实话,编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让你们感动得要死。」不过,他现在已经踏出了一小步,他有把握,一定可以让莉薇雅爱上他的。彦纶躺了下来,相信今晚一定会有个好梦。*****自从彦纶为莉薇雅带回水晶之後,莉薇雅的敌意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客气礼貌的态度,但这对彦纶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梅卡兹是乐见其成的,不过也便宜了这小子,来跟他学魔法,他竟然还赔上一个女儿。只是……他将来是要回到他所属的地方,那麽莉薇雅呢?跟著他回去,还是他留下来?他知道,命运安排他们相遇、结合,就算他从中破坏,他们仍会以别种方式相遇。只是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他即使是魔法师,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呀!莉薇雅从小就对剑比对魔法来得有兴趣,当初是他硬要她学魔法的,希望她可以继承他魔法师的职业;之後那些来向他学魔法的学生都以为她知道一些强大的魔法咒语而接近她,在明白莉薇雅并不知道咒语後反而伤害她,结果原本就不怎麽懂得如何和人相处的她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所以他才会想弥补。在他所教过的学生当中,没有一个像产纶这样,天生拥有强大的魔力;才短短的两个多月,他的能力几乎是成倍数增长,再让他学几个月,想必连他都不是他的对手。「烈火球!」「冰雪风暴!」「地震术!」「雷击破!」「闪烈弹!」彦纶熟练地使用各种魔法,甚至已经到了不需要咒语就可以自由使用的地步;站在一旁的梅卡兹感到无比欣慰,他的能力实在太强了。现在彦纶就剩下召唤地、火、水、风精灵的上乘魔法还没学,不过以他目前的状况看来,要学会很快,甚至连暗黑魔法都可以操控了……他知道彦纶不会在这个地方久留,算算日子,他也快走了。魔法高强的魔法师可以在一夕之间毁灭一个城镇,而彦纶是个没有心机、没有野心的魔法师,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这麽放心的教他,否则凭他现在的能力,在魔法结界内的威力都已经这麽强了,待走出他设的魔法结界,一旦施展开来.威尢更是可怕。彦纶的目的是找大贤者欧加鲁,为什麽欧加鲁不肯直接透露他的行踪给他们知道呢?还要彦纶到妖精王国去找他……他又不在那里,彦纶根本就是白跑那一趟嘛!那只老狐狸到底想做什麽?召唤这四个异世界的人来到这里,到底有什麽目的?嗯,找个时间,他一定得好好问问他。

  韩德君“坑娃教学”系列视频:去你的篮球梦。儿子在家投篮连续被韩德君无情封盖。

,,内蒙古快3